欢迎光临钱柜手机网页版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0354-7832900

省工商联副会长、集团党委书记王殿辉参加正和岛第二期公开课山西站活动

日期:2019-03-25 人气:429

       3月23日,正和岛公开课山西站第二期“解读两会政策风向,构建战略 定力”在山西晋中田森集团总部举办,本次公开课特邀安邦智库创始人陈功、研究员魏宏旭为山西部分政府领导、商会领导及来自全国的正和岛岛亲就两会问题进行深度解读。省工商联副会长、集团党委书记王殿辉参加活动。

        上午山西部分政府部门及山西企业家岛亲、商会领导一起走访参观了田森集团重磅打造的杜柿番茄产业园国家级番茄特色小镇,理解“三位一体”“三生融合”的现代化农业产业园。走进阿里体育嗨马乐动,深入了解了科技型运动娱乐社交的运营与服务模式,同时对以海洋为主题的多项目水城娱乐综合体水蜜芭莎温泉水城做了参观学习,商会各领导与岛亲们,对田森的发展与布局表示高度认可与赞赏。

        在亚洲单体最大的智能控制玻璃温室内,大家对“杜柿番茄产业园”的发展、番茄的高科技、高标准、高品质、高产出纷纷赞叹不已,表示“没想到,杜柿番茄规模这么大!”现场工作人员分别介绍了番茄种植的全球领先技术及杜柿番茄产业园未来规划,并邀请众多来访者品尝“杜柿番茄”这枝头上的新鲜美味。杜氏番茄位于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范村镇,总投资10亿元,玻璃温室占地450亩,改造大棚5000个,种植面积1万亩,所有生产环节达到了GlobalGAP国际农产品认证,亩均产值40万元以上,实现了欧洲品种、非转基因、无土栽培、水肥一体、熊蜂授粉、全程追溯、欧盟标准、供港品质的食品安全体系。

640.webp.jpg

(图为:番茄特色小镇入口)


640.webp (1).jpg

(图为:参观番茄特色小镇)


640.webp (2).jpg

(图为:省工商联副会长、集团党委书记王殿辉在智能玻璃大棚内和成熟的番茄合影)


1553525487312.jpg

(图为:智能玻璃温室内杜氏番茄长势喜人)


1553525520878.jpg

(图为:管理员介绍番茄生长状况、需肥特点、专业技术)


1553525550403.jpg

(图为:在现代番茄种植技术下的番茄长势)


1553525573406.jpg

(图为:温度管理系统)


1553525605115.jpg

(图为:熊蜂蜂箱)


1553501981926.gif

(图为:成熟的高品质番茄)


1553525657351.jpg

(图为:走进水蜜芭莎温泉水城)


640.webp (7).jpg

(图为:走进阿里体育嗨马乐动)


        下午14时,正和岛公开课正式开启,本次课程由安邦智库创始合伙人陈功主讲。

640.webp (8).jpg

(图为:公开课现场)


640.webp (9).jpg

(图为:公开课现场)


        课前,田森集团董事局主席杜寅午进行了致辞,他对政府部门、山西企业家岛亲、商会领导的到来表示欢迎,他着重介绍了田森集团的发展现状及未来规划,大家对于田森的布局和业态,十分敬佩,田森的产业生态也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间和广阔的前景,田森亦是新晋商的代表,大家纷纷表示十分愿意进行合作共赢。

640.webp (10).jpg

(图为:田森集团董事局主席杜寅午致辞)


640.webp (11).jpg

(图为:田森集团董事局主席杜寅午致辞)


        安邦智库研究员魏宏旭在关于“安邦的战略研究方法”介绍中表示:“安邦的战略研究思想是公开的,不是独门秘籍,但安邦智库的战略研究能力却是在26年的发展中和信息分析的实践中积累起来的,建立了复杂而高效的知识系统生产能力,形成了庞大而有效的系统研究能力和战略预判能力。作为安邦智库来说,更重要的是发挥安邦的优势,做到思想的传播、事物发展的预判以及对政策的建设性影响。

640.webp (12).jpg

(图为:安邦智库研究员魏宏旭介绍安邦战略)


640.webp (20).jpg

(图为:安邦智库研究员魏宏旭介绍安邦战略)


640.webp (19).jpg

(图为:安邦智库研究员魏宏旭介绍安邦战略)


640.webp (18).jpg

(图为:省工商联副会长、集团党委书记王殿辉聆听讲座)


640.webp (17).jpg

(图为:省工商联副会长、集团党委书记王殿辉聆听讲座)


640.webp (16).jpg

(图为:安邦智库创始合伙人陈功主讲)


640.webp (15).jpg

(图为:岛亲认真聆听并做记录)


640.webp (14).jpg

(图为:岛亲认真聆听)


640.webp (13).jpg

(图为:安邦智库创始合伙人陈功主讲)


        公开课现场,安邦智库创始人陈功围绕《解读“两会”政策风向,构建战略定力》向现场岛亲进行了主题分享并与大家进行了深度互动。以下为总结归纳的11个经典问答:

Q1:关于此次来山西的感想?

陈功:我十几年前来过山西,这次再来发现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变化中缺少了清晰的定位:山西最有优势的是文化,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我们需要重新回顾一下山西悠久绵长的历史、重新审视自己的历史和优势。这些都需要我们去挖掘,深入了解。山西的产业也是如此,对文化上加大资金、在产业上深挖,会改变山西的煤炭经济。山西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文化有文化……但缺少的是一定的政策引导和战略。世界上所有的煤钢区域在发展过程中都面临向文化转型的问题,所以我们山西关心文化,就是在观察我们未来的发展路径。

 

Q2:中美贸易战应该怎么看待?

陈功:信息时代信息本身不重要,它背后的逻辑才重要。中美贸易战还会继续下去,没有什么真正好的解决方案,比的就是耐心、资源和彼此消长的态势。对于中国来说,真正悬而未决的问题是改革,过去说改革开放,很明显,改革是向外的,外商满意就好;今后的改革,应该是内向的,要改一些真正的领域,使之更加高效,老百姓满意才好。

 

Q3:关于中美贸易战,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重点?

陈功:五个关键点:一是世界政治的大格局有没有改变?二是技术进步有没有突破?三是世界货币的大格局有没有改变?四是意识形态与公民意识,也就是时代思潮,有没有转换和改变?五是气候、环境与资源有没有改变?如果五个关键点没有转折性的改变,那么贸易战就还会长期打下去,短则七八年,长则十几年。是否还会再长呢?我们认为也不太可能,因为通常一个历史周期没那么长,再长就会超过两、三代人了,世界各国都没有那么大的承受力。如果在上述多个关键点上出现重大的转折,将有可能迎来新的时代;如果没有变化,当前的贸易冲突时代将会长期化。

 

Q4:中美贸易战会在哪些领域有所影响?

陈功:第一,贸易战对中国经济肯定有影响,但现在存在很多混乱的消息,让人无法分辨哪些是贸易战的因素,哪些是中国经济增长本身的问题。具体来讲:(1)贸易战对于中国股市有影响。逻辑上很清楚,股市在中国是很大的投资领域,中国可以转移投资,比如乡村振兴以及城市街道,还有公共福利及民生领域,所以投资有影响但不是很大。(3)对人民币贬值的影响比较大。人民币的币值部分取决于国际收支,而贸易战会影响到国际收支。2018 年 4 月以来的人民币持续贬值,就显示出这一点。(4)关联性的一些影响,尤其是人民币贬值的牵连会比较大,将会影响到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价格。

第二,对于国内裁员的出现,这一现象受贸易战的影响不如中国经济环境的影响。中国经济环境本身就处于萎缩的状态,流行的词汇“经济新常态”就说的是这个,经济增长率从前几年的 13%高位下滑到近年的 6.5%左右,这种情况不可能不导致裁员的发生。此外,中国经济环境中的成本上升太快,而且看来还不可能得到有效抑制,因此裁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原本就很艰难的制造业,会出现一定的裁员。不过,裁员增多与贸易战的关系真的不大。

第三,中国金融业的问题并非贸易战所致。国内金融业最近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终于认识到,国内金融体系并没有做好混业经营的准备,尤其是银行体系对此还未有足够的准备。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所以开始清理整顿。在金融整顿的政策之下,部分金融产品被禁止发行和交易,比如P2P 以及一些理财产品的调整,这导致金融机构的业务缩减,以及业务收缩之下的调整,因此金融业也出现了裁员的情况。

第四,对于中美贸易战,目前有各种量化的估算,但可信度均不高。原因在于,很难区分是中国自身经济环境的问题,还是贸易战的影响。如果纯粹从贸易战角度来看,大致估计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0.5%左右,这个结果恐怕要让特朗普总统失望了。最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真正的问题根本不在贸易战方面,而在中国经济体本身的问题。不管有没有贸易战,这些问题都会发生并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五,中国经济体的问题。直言不讳地说,中国主要面临两个巨大的挑战,一个是发展策略失误造成的成本高企,房地产过度发展推高了整个社会的总成本,这种成本上升几乎是不可抑制的,杀伤力很大,影响到各行各业,现在已经接近到顶点,处于问题的爆发期。其结果就是两个,要么是面临金融危机,要么是经济增长下滑,除非中国进行重大的结构性改革。另一个是市场经济的问题。中国现在的经济资源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倾向于政府投资主体,而民营企业的地位从2008 年之后出现明显的倒退,这通常意味着市场规模的萎缩。目前来看,民营企业对未来的预期普遍悲观,而且尚没有好转的迹象。其他诸如债务的问题,看着似乎很严重,但实际都与前两个问题有关联,并非是主要问题。中国并非是像发达国家那样的结构稳定的经济体,中国是一个转型经济体,这意味着存在许多的不确定性,不能用通常的研究尺度来看待中国的经济问题。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有影响,但单纯贸易战的影响有限,而且在金融领域的影响超过贸易领域。中国经济更大的问题源于自身,而非贸易战。发展策略失误造成的高成本,以及中国在发展市场经济方向上的退步,是中国经济面临的两大挑战。

 

Q5:中国需要为即将到来的WTO 改革博弈做什么准备?

陈功:在关注中美贸易摩擦前景的同时,另一个不能忽视的重要“战场”,正在向中国逼近——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此事正在一步步逼近,正在变为现实。如果不够重视,那么即使与美国达成双边贸易谅解,但在面对 WTO 改革时,中国仍然可能陷入一场新的被动。因此,中国一方面要准备好改革方案,另一方面要做好在谈判中做某种让步的准备。中国应该意识到,改革 WTO,这是反全球化浪潮在 WTO 平台上的具体反映。现在,欧盟呼吁中国配合 WTO 改革,这是一种施压,但中国不能不对此做出回应。要想维持 WTO 这个现有的贸易格局框架,中国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研究可能被要求让步的领域,从中做出选择和取舍。在某种程度上,即将到来的 WTO 改革博弈,对中国是另一场WTO 谈判,不同的是,过去中国要做出让步加入 WTO,这一次则是中国要做出让步,争取保留 WTO 这个重要的经济全球化框架。WTO 改革正成为双边贸易摩擦之外的另一个重要战场,中国需要为此准备好改革方案,并做好一定的“让步”准备,争取在 WTO 改革谈判中参与更多的规则设计,最终把这个多边贸易机制保留下来。

 

Q6:未来的世界竞争将集中在哪里?

陈功:未来,中国与世界关系的焦点,渐渐集中于世界市场空间的争夺,这是定位未来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核心和重点。市场是空间,空间就会影响地缘关系。未来“市场之战”一旦发生,可预测的情景如下:

一是世界市场因为“市场之战”的压力,逆全球化的盛行,而会出现破碎化。世界性的大型市场空间,整体的市场空间,可能碎裂成为区域的或是相对独立的市场空间。这也就是说,既然全球化无法继续,那么全球化沿着碎裂的方向逆行,渐渐可能为区域化所代替。如英国的脱欧,即为一显例。

二是小国全面依附于大空间市场。小国唯有抱团取暖,让渡一部分国家利益,才能获得自己的生存空间,因此小国失去话语权是必然的。在世界大多数有些经济基础的地区,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除了少数政治极端稳定、倔强,而且不怕穷的国家之外,如朝鲜。所以,TPP 这样的区域组织依然会有存在的价值,它作为替代性生存空间的价值将会被发现,这将会吸引若干小国以及察觉到危险的大国加入。

三是市场空间的参与者让渡部分国家利益。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如欧盟和拉美,欧盟因为欧元的存在,实际参与国家已经让渡了货币主权,而拉美国家,因为地区市场的原因,也必须紧紧依靠美国市场,为此他们基于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也愿意付出一定的国家利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利益而曾经反对全球化和世界市场的国家,却可能因此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四是世界“市场之战”的压力,以及逆全球化的背道而驰,快马加鞭,造成全球市场空间的瓦解,新的经济空间聚合只能是小型的、不稳定的。而划分这种小型的、区域的市场空间手段非常多元,包括意识形态、技术壁垒、环境壁垒、商品壁垒、军事威慑和政治等等。世界各国被迫在压力面前纷纷选择性站队,以策自身安全。在这种情况下,最为困难的是原有在全球化方面比较激进的国家,他们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排斥在外,会有四面楚歌之感。

五是均衡更加困难,更加难以实现。破碎的市场空间,切割了全球原有的产业关系、资本关系和资源关系,迫使更多的国家走向“自力更生”,以消耗国内资源为主,这将使得均衡更加难以实现,经济危机必然时隐时现,四处发生。

 

Q7:怎么理解全球化的问题?

陈功:经济全球化,这是中国人认为水到渠成但西方国家不这么认为的一件事。全球化在西方国家的名声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好。全球化迫使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失业了,有一部人转移了自己的行业,但更多的人做不到这样的转移。此外,发达国家的生存成本上涨了(体现在医疗、服务、教育……等等),而这些是中产阶级必须需要的,这就导致他们收入不增加、消费不断增加,只能死扛。这就怨气已经挤压很久了。

未来维持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关键在于继续推进“全球融合”,让全球化从单纯的对经济和财富的追求,走向稳定而健康的社会均衡发展,从单纯的效率追求以及商业竞争,走向世界范围内的全面融合与共识。因此,全球融合的方向是客观的,是超国家、超意识形态的。反对全球融合虽然的确可以存在有千百个理由,但逆全球化所导致的世界“市场之战”却可能同归于尽,根本没有最后的胜利者。所以,全球融合实际是全球化未来最重要的发展方向,是一种终极理性选择。

 

Q8:怎么看待一带一路?

陈功:一带一路与新丝绸之路的不同就在于:一带一路的重点变到了东南沿海,而且它的这一举措在西方发达国家眼中是在公然挑战了世界发达国家的利益。他们有了被颠覆的危险。海洋文化、海洋经济深深根植于西方国家的记忆中,这是他们几个世纪浴血奋战的战果,而中国的行为对他们而言是挑战,而不是共同发展。这就激起西方国家的警觉性。

 

Q9:我们真的生产过剩了吗?

陈功:企业上了轨道之后就要关注风险的问题。不仅山西、在全国,都应该关注过度生产的问题。过去,我们在短缺经济里,只要能生产出来就一定就能卖出去。现在,中国已经走出了短缺时代,过度生产的问题日渐突出,企业家要做的是在第三产业寻找机会,注重文化,因为文化很难仿制。

如果未来中国发生了什么不堪设想的内容,那么它的根源一定来源于生产过剩。这不是一个短期内可以解决的问题,但如果不妥善解决,下一阶段一定会爆发。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一、全球税。二、大战,世界大战,让世界再一次进入短缺经济。只有大的办法,才能解除这种泡沫化的资本问题。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160